持久的快樂是什麼?

我從來不是學霸,也沒有什麼家庭背景,可以擁有今天相對滿意的生活,從物質到精神,拜寫作所賜。

因為寫作,我14歲出版小說,爾後獲得新概念作文大賽,進入北師大,這一切不值得炫耀,優秀的人太多。但我想說,所有教育的結果,都是父母潛移默化引導的結果,從來沒有什麼天降天賦海外移民

媽媽很早把我帶到少年宮,自由嘗試了鋼琴、書法、畫畫等那個小城擁有的所有興趣課門類。在我確定學習寫作後,我媽媽創造一切條件讓我去北上廣打比賽,她說就當旅遊公司轉讓

那些年的旅途奔波,她問過我很多問題——“你有沒有去想,跟第一名差在哪里?”“你更喜歡哪個城市?”“咱還有點時間,要不要去這個城市書店轉轉?”

唯獨沒問過我,“你快樂嗎?”

我至今仍然記得一幫10歲的孩子,老師拿著碼錶說開始就奮筆疾書,教室裏只剩下細微的刷刷聲;以及,每天一百條的填字遊戲:一個張揚的女人,她的耳環在耳朵上(晃著)or(墜著)or(飄著),三個詞語代表三個完全不同的狀態,要求精准;還有,日復一日背誦名著的任務收雙下巴

寫作不是靠靈感和天賦,沒有任何一種成就光靠靈感和天賦。鋼琴要練習指法,舞蹈家要練習基本功,歌唱家要鍛煉發音步驟。每一種學習,都是苦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