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内心,决定你的生活质量

住在乡下的时候,我早餐总会喝一杯咖啡,吃一个酪梨。

喝咖啡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,在未喝咖啡之前,我是不开口说话的,等我的肠胃受到咖啡的滋润,我才会开口说第一句话。

乡下没有好咖啡,我从台北买了顶顶的蓝山咖啡,虽然价钱贵了些,因为用量不算太大,总是忍痛购买,套一句广告词:给我蓝山,其余不谈!

为了使咖啡不失味,我还带回来了一个高压萃取的咖啡机,并且不会因高温转动而失去原味的磨豆机。

吃酪梨则正好和咖啡相反,我本来不吃酪梨,但是在乡下写作,发现酪梨又营养又便宜,就把它升格,从水果变成主食。乡下的酪梨是鲜采的,比台北的好吃,,我总会请市场的欧巴桑帮我挑选,遵循成熟度,一次挑七八颗,每天成熟一颗,果皮由深绿转为咖啡色,就可以吃了。

欧巴桑从不失误,所以,每天清晨会有一颗刚刚熟透的酪梨等着我。

选择酪梨当早餐,也是因为简单方便,切成两两半,用汤匙挖着吃。

喝咖啡之前,我不说话;吃酪梨时,就和家人说说家常。

吃完的酪梨梨,会剩下一个巨大的酪梨子,有的大如拳头,我把两个一一地摆在窗边的白瓷盘上,,放一点水。

隔几天,酪梨子子开始抽芽,叶片翠绿,形态优美,一暝大一寸,很快地抽到一两尺高。好看极了。

不幸的是,抽到两尺左右,酪梨子的养分用尽,树苗就枯干了。

剩下最矮矮小的的那一棵,奄奄一息,,我把煮过的的咖啡渣倒在种子上。

过了几天,神奇的事发生了,绿色的树叶竟然活转了,不但活转,还从叶脉上开始转变成咖啡的颜色,咖啡色。

这使我感到欣慰,喝咖啡救活了酪梨树,可见咖啡是好东西,我还可以突破一般的观念,每天早上喝剩的咖啡倒在盘中,满满的一盘咖啡渣。多喝两杯。

早晨,我还是吃酪梨,酪梨子就在随手种在围墙外三哥的干草里,果然,种子需要土地,那些酪梨都长得刚健翠绿,一个暑假就与围墙等高。

暑假结束了,我要返回台北,就把咖啡色的酪梨移植到长了许多酪梨树的三哥的田地,万里都看不到奇特,不可思议。

Schreibe einen Kommentar

Deine E-Mail-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.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* markier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