礦石與海味合奏

由於酒莊(其實稱農舍比較適合)正尋址擴建,我們就借了另一位主人保羅‧馬夏度的Insula Vinhos酒莊品飲。把桌椅從屋內搬出,對著大海與葡萄園說天道地,這種享受就算沒有酒,不醉也是很難。白酒先從Verdelho開始,依次Arinto dos Açores與Terrantez do Pico等品種酒。它們各有巧妙,可是款款有著清楚的風土條件,可以立即感受來自岩石的礦物感,當然還有海水的鹹味濾水器

菲利普花了很長時間解釋酒款,像Verdelho加上「原始」一字,就表示它與歐洲大陸同名品種不同,有著清楚新鮮檸檬味,層層柑橘屬香氣,清爽而不厚重。另外,Arinto dos Açores也非葡萄牙本土的Arinto品種!此葡萄如今是皮庫島主力,整款酒配上在地海鮮鍋(Cataplana),如同坐擁無敵海景;另有浸渣版,酸度較低,中段更厚實,適合追求豐富口感的酒友。三者中最鹹的要屬Terrantez Do Pico,是個幾乎滅絕的品種,復育成功要感謝瑪沙尼達,不到一百株,釀出的酒有分量卻細緻均衡,成熟黃色水果中伴著鹹鹹海風日本移居

紅酒方面,歐盟禁止新植的Isabella品種算是亮點,這是一種美洲釀酒葡萄,據說毀了整個歐洲葡萄園的葡萄根瘤蚜蟲病,就是由它從美洲帶入(本身抗病)。值得一提的是,原酒款酒標上本有此品種名,二○一五年份起刻意以紅色顏料塗蓋,加上酒名取為Proibida(禁酒),反而令人好奇此酒的身世。有著無花果氣息,有點像本地黑后,帶奇特毛皮味,極特殊的品酒經驗。不過菲利普說,目前他們所有的酒款,亞洲統統沒有(居然連日本都找不到),要了解這些酒,可能需要一段時間通渠

世界文化遺產的價值,有很多地方需要以歷史角度閱讀。像是皮庫島葡萄園,過去只是自成一「格」的石牆遺跡,圈封那曾屬於加烈酒的盛世,但同樣石牆中,荒廢園地如今卻有了新藤與新酒。閱讀這些建築在舊事物上的新想法,才是參訪文化遺產的樂趣。「回到原土地,回到原生品種」,原來尋找新方向,有時只須回到原點。

到九份 喝世界冠軍拉花咖啡

最近,九份山城出現一座全黑色調的咖啡館,在滿城芋圓店、茶樓間,顯得獨樹一格。它沒有WiFi、座位和洗手間,只專注一件事:拉花咖啡。

它是「CHLIV」,創辦人林子軒(Chris)才二十四歲,已是世界咖啡拉花公開賽(Coffee Fest Latte Art World Championship Open)冠軍,在拉花界占有一席之地。

「拉花是門學問,十五秒內定生死。」林子軒說。他不採用仰賴雕刻工具的「勾畫法」,而以「直接注入法」,用鋼杯杯嘴製作層次分明的圖案。若以繪畫比喻,類似一筆成形。

為兼具咖啡味道與拉花美感,林子軒選用深烘焙、帶有可可風味的咖啡豆。拉花時,必須維持奶泡溫度約攝氏六十五度,溫度過高或過低都會破壞口感,或失去甜味。怎麼判斷咖啡拉花優劣?顏色對比、對稱性、圖形困難度與層次感,都是關鍵要素。

十五秒,林子軒用拉花畫了一隻天鵝。他動作俐落,天鵝像悠游在黑炭咖啡的浮面。透過吧台窗口,可以一窺世界冠軍的拉花技術。

「咖啡界仍在摸索第四波咖啡浪潮的定義,」CHLIV公共關係總監鄧文翔(Jason)說,「但注重體驗式咖啡,重視咖啡師與消費者的互動與知識傳達,是我們心中下一波咖啡浪潮。」

這個平均年齡僅二十六

歲的年輕團隊,野心不小。之所以定位九份,是看準九份多國際旅客,想做九份新地標,也夢想將台灣咖啡品牌推往國際。

雖然店內沒有座位,但旅客可外帶咖啡,直接坐在店外的觀景台,將山景盡收眼底。

避免「定型心態」,發展出「成長心態」的路徑

你可以試著揣摩,關注在不同的焦點,可能帶來的不同影響。以下從脈絡、層次、佐證三方面詳細說明。

1.脈絡:聚焦在表現的「過程」,多於聚焦在表現的「結果」Amway double x

當孩子面對生活挑戰或任務時,我們若能時常將肯定的焦點,放在執行過程中,孩子展現出來的努力、堅持、彈性、態度或良善動機,孩子也會跟著注意到這些,而不會只在意成績表現或結果如何。因 為,結果不如預期,孩子便會提早放棄;結果符合預期,孩子也容易患得患失。

2.層次:聚焦在「可改變」之處,而非「難以改變」的固定特徵靈恩派 福音派

要盡量去肯定那些對孩子而言,有可能改變的能力或特質,像是努力的程度或投入的時間,或者是誠實、善良、體貼、正直等美德─孩子可以選擇是否要這麼做(或做到什麼程度)。因為改變是可能的 ,當正向聚焦在這些層面上時,孩子也願意繼續做更多、做更好。

相對的,身高、體重、天資、外貌或出生背景等,這些看似天生、固定或難以改變的特質、條件,要盡量避免提及;否則,孩子很容易相信,一個人的成功是天注定,是專屬於那些幸運兒的,自己再怎 麼努力,也不可能擁有。

3.佐證:大量運用「自我比較」,見證自己的進步。

最後,盡可能引導孩子自己與自己比較。因為,向外比較,永遠有比他還要強的人;標準比較,永遠找得到更高的標準,常令人感到挫折。若是自己與自己比較,引導孩子看見進步的軌跡,並與孩子進 一步討論:「你是如何幫助自己,愈來愈進步的呢?」為孩子在心中拉起努力與進步之間的關聯,孩子會因此相信:「透過努力,我有可能愈來愈進步。」並相信改變是有可能的香港投資移民

從入門到癡迷的飲者故事

葡萄酒可能因為保存狀況不同,而出現迥然不同的風味;同一瓶葡萄酒的美妙,可能因為飲用的時機、方式、甚至對象的不同,刻畫出深淺不一的感動。

不同葡萄酒的傾城傾國、閉月羞花,只有在願意傾聽的人面前,才有機會舒徐綻放、輕吐芬芳。品嘗曇花一現的美味,更需要經驗的累積和徹夜守候的耐性。另一方面,一如星座血型、服飾喜好、閱讀 書籍反映出個人性格和興趣,對葡萄酒的選擇,也在不知不覺中映照出飲者性格、甚至對葡萄酒的期待牙齦萎縮 治療

這是以不同方式熱愛葡萄酒的飲者故事。在衛星通訊產業擔任高階主管的張治,將而立之年的一千多個日子,盡數耗在葡萄酒賣場,一瓶瓶品味、比價,以購買物超所值的酒,為最大的快樂;大學副教 授黃偉能將學者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用在研究葡萄酒,二十餘年來興味不減,甚至更加投入;股市投資大戶史金生為了一九三七年Romanée-Conti(編按:法國勃根地酒區的酒中之王,該年尤其是被評為世紀之酒的頂尖年份)難以言喻的意境,尋尋覓覓、在所不惜激光 脫毛

這些或許說明一件事:葡萄酒的確是一種足以讓人為之瘋狂的藝術。它的美妙,或許就像一位畫家曾經這麼對史金生說:「這種意境,如果我說得出來、寫得出來,也就不用畫了。」

艾米?培諾在《The Taste of Wine》一書曾提及「前人所言:『告訴我你喝什麼酒,我就知道你是什麼人』的論述至今仍然有效。」的確,不只是什麼人釀什麼酒、什麼人喝什麼酒,對愛酒人來說,因 飲酒而意識到自我存在的「我飲故我在」,至今都像是牢不可破的真理收細毛孔

親子多多面對面,有助人際力養成

孩子長大的速度比我們想像得快,似乎轉眼間就不再需要爸爸媽媽時時呵護。雖然我們給予孩子的愛很多,但是現代孩子對於爸爸媽媽的面孔,卻是愈來愈「模糊」,這並不是因為孩子不愛爸爸媽媽,而是現在生活環境的改變所導致紐崔萊

爸媽太忙,親子互動少

工作是否有效率,往往是一個人工作能力的指標,特別是在臺灣的職場中,一個人具備兩種以上能力應該是基本配備。工作時一個人當兩個人用,每天忙碌不停好像才叫認真。許多爸爸媽媽下班回到家裡,要不累到攤在沙發上,要不就是依然拿著手機在處理公事,即使待在家裡,臉也有一半被手機遮住,孩子要如何能熟悉父母的面孔呢?因此,不論再怎麼忙碌,每天至少花十五分鐘和孩子面對面聊聊天,是非常重要的通渠公司

常看卡通,缺少表情刺激

客廳是一家人聚會的地方,大家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、電影,可以放鬆心情、聯絡感情。但許多家庭裡,電視幾乎等於孩子的卡通播放器,只要孩子在家,肯定是看卡通頻道。爸爸媽媽想看電視,還要等到孩子睡著以後才能看。在這當中我們忽略了一件事:卡通人物通常沒有什麼「表情」,更多是運用誇張的動作與聲音,這會導致孩子不習慣去注意他人的「表情」,結果就是連爸爸媽媽的面容也不會特別注意。所以,不要讓孩子一直看卡通頻道,偶爾要和孩子「搶電視」,即使一起看連續劇也是有幫助的喔花灑

花生裏開創人生

他是一位農村青年,應聘到一家飯店做配菜工。每天他都在飯店的廚房裏忙碌著,食客進餐高峰時,廚房裏的油煙很嗆人,即使打開排氣扇也無濟於事。

他想到了千家萬戶在廚房炒菜時所受的油煙困擾,心中萌生出一個大膽的設想:既然現在國內沒有無煙食用油,我要是能琢磨出來,豈不是大受歡迎新西蘭簽証

想到就做,他辭去工作,準備進行低溫冷榨油的實驗。採用低溫物理壓榨方法榨出的花生油,既可以保留營養成分,而且用來炒菜幾乎沒有油煙。

然而,一套榨油的機械需要幾十萬元。他沒有錢,只能四處向人借。有人不但不願借錢給他,反而嘲笑道:“國家都沒搞這項實驗,你一個窮農民折騰什麼?”他沒有退卻,用自己的房子做抵押,購買了舊機器,開始了實驗紅磡通渠

可是,5噸花生仁用完後,榨油機仍然沒有榨出一滴油!這時,嘲諷之聲再起:“用了這麼多花生仁,就是用石頭也砸出幾噸油了!”

他還是沒有退卻,日日夜夜守在機房,邊實驗,邊改進機器和工藝流程。就這樣,歷時一年,實驗了500多次,總計耗用了30多噸花生仁,他終於發明了低溫壓榨花生油的技術。

發明的過程已歷經波折,推銷產品也連連碰壁。由於冷榨油前所未聞,加之價格高,初期向飯店推銷時,連一公斤花生油也沒有賣出去!後來,他調整了策略,把銷售對象鎖定在收入相對較高的生活社區,這才漸漸打開了市場。再後來,實力雄厚的魯花集團提出與他合作的意向。如今,魯花冷榨花生油成為人民大會堂國宴用油,暢銷大江南北長者助聽器

轉載:https://www.201980.com/lzgushi/xueshu/26762.html

懷著大愛做小事 實現自我並成就社會

今年年初,她的臉書跳出一個陌生訊息:「不知道妳是否是曾經幫助過我的那一位,如果是的話,我無意打擾妳,只是想讓妳知道,當初那個很難帶的小女孩,今年要上大學了。 我真的很感謝妳當初來 跟我工作了半年高壓通渠。」

時隔16年,目前仍居住在美國密西根州的這位母親,在茫茫網路中找到孫明儀,只為表達自己的感謝,讓孫明儀感動不已。事實上,她自己也常不經意想起過往那些曾經陪伴過的生命amway蛋白粉

如今她回歸自己最原始的初衷,致力推廣一個從零歲開始的親子關係,希望每個家庭能提昇幸福感;這雖然離ACE警鐘下的國本大計還很遙遠,卻是她想帶頭跨出的第一哩路amway空氣清新機

畢竟所有的大事都從小事做起,一如她的座右銘:「我們無法都做大事,但我們可以懷抱偉大的愛來做微小的事。 – 德蕾莎修女」(We can do no great things, only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. – Mother Teresa)

媽媽菜 滿滿愛

在台灣書界,林麗琪的位置獨特:她有著素人插畫家的身分,十來年前以參加社區媽媽繪畫班、接著入選某野花徵文活動而起家。但她以極細紅豆筆描繪的自然風水彩畫,竟比很多科班出身者還要專業、動人。林麗琪也沒有受過採訪寫作訓練纖體療程,但她的生活紀實文章看似平鋪直敘,卻常有點睛一筆。例如她的新作《媽媽的廚房菜》會寫,「蔬菜有的對味,有的產生調皮的氣息」、「第一次做油飯,打開電子鍋彷彿翻開命運的牌子。」這些都不是記者或散文比賽冠軍的常用語,但素樸得可愛。以下優先摘錄應景的、關於過年的篇章成立公司

大掃除 接近過年,家家戶戶忙碌的進行大掃除,各種繽紛花色的床褥被單如國旗似的隨風飄揚,好像沒趕上這場陽光與寢飾舞動的嘉年華,即對不起最近特別盡職的太陽公公。經過溫暖烘焙的被子,讓我歡喜的收起陽光的熱度,包裹起充滿幸福的溫度。媽媽也趁著好陽光,忙著做臘肉和灌香腸,準備迎接新年的熱鬧時分開香港公司

持久的快樂是什麼?

我從來不是學霸,也沒有什麼家庭背景,可以擁有今天相對滿意的生活,從物質到精神,拜寫作所賜。

因為寫作,我14歲出版小說,爾後獲得新概念作文大賽,進入北師大,這一切不值得炫耀,優秀的人太多。但我想說,所有教育的結果,都是父母潛移默化引導的結果,從來沒有什麼天降天賦海外移民

媽媽很早把我帶到少年宮,自由嘗試了鋼琴、書法、畫畫等那個小城擁有的所有興趣課門類。在我確定學習寫作後,我媽媽創造一切條件讓我去北上廣打比賽,她說就當旅遊公司轉讓

那些年的旅途奔波,她問過我很多問題——“你有沒有去想,跟第一名差在哪里?”“你更喜歡哪個城市?”“咱還有點時間,要不要去這個城市書店轉轉?”

唯獨沒問過我,“你快樂嗎?”

我至今仍然記得一幫10歲的孩子,老師拿著碼錶說開始就奮筆疾書,教室裏只剩下細微的刷刷聲;以及,每天一百條的填字遊戲:一個張揚的女人,她的耳環在耳朵上(晃著)or(墜著)or(飄著),三個詞語代表三個完全不同的狀態,要求精准;還有,日復一日背誦名著的任務收雙下巴

寫作不是靠靈感和天賦,沒有任何一種成就光靠靈感和天賦。鋼琴要練習指法,舞蹈家要練習基本功,歌唱家要鍛煉發音步驟。每一種學習,都是苦的。

英國插畫大師赴港,繪製巨龍塗鴉

香港店設計上大致與新加坡店類似,可以見到廚師揮灑創作身影的開放式廚房、掛滿各式火腿的單人用餐吧台、溫暖的木製桌子和皮製環繞義式沙發等,但奧利佛動用老朋友英國插畫大師Barnaby Purdy 專程飛來,為香港店牆面繪製一大幅充滿東方風味的塗鴉,一頭盤繞群山的巨龍上還有「島上明珠」的字樣,就成為香港Jamie’s Italian與眾不同的特色。到此也不妨到洗手間晃晃,除了插畫創作,印 有「Jamie Oliver」浮雕字樣和復古沖水把手的馬桶,也如奧利佛本人一樣玩味十足言語治療

若不想排隊久候,奧利佛的廚迷到香港來仍可以到它一樓的開放店鋪瞧瞧,除了所有他出版過的食譜,也有其自家生產的油醋、紀念杯盤、保溫杯和木製切板等等,更有新加坡也買不到的餐巾全瓷貼片 價錢

這兩年香港的歐式餐廳可謂風起雲湧,一家比一家更具話題。緊接著Jamie’s Italian之後,九月還有「地獄廚神」之譽、同為英國名廚的高登.蘭西(Gordon Ramsay)將在中環與尖沙嘴開設兩間餐廳 ,勢必引起另一風潮。一個輕鬆隨興,一個龜毛火爆,屆時兩大神級英廚明星的香江之戰,就等饕客們親身評比做無情淘汰或持續熱情追捧眼部下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