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著大愛做小事 實現自我並成就社會

今年年初,她的臉書跳出一個陌生訊息:「不知道妳是否是曾經幫助過我的那一位,如果是的話,我無意打擾妳,只是想讓妳知道,當初那個很難帶的小女孩,今年要上大學了。 我真的很感謝妳當初來 跟我工作了半年。」

時隔16年,目前仍居住在美國密西根州的這位母親,在茫茫網路中找到孫明儀,只為表達自己的感謝,讓孫明儀感動不已。事實上,她自己也常不經意想起過往那些曾經陪伴過的生命。

如今她回歸自己最原始的初衷,致力推廣一個從零歲開始的親子關係,希望每個家庭能提昇幸福感;這雖然離ACE警鐘下的國本大計還很遙遠,卻是她想帶頭跨出的第一哩路。

畢竟所有的大事都從小事做起,一如她的座右銘:「我們無法都做大事,但我們可以懷抱偉大的愛來做微小的事。 – 德蕾莎修女」(We can do no great things, only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. – Mother Teresa)

媽媽菜 滿滿愛

在台灣書界,林麗琪的位置獨特:她有著素人插畫家的身分,十來年前以參加社區媽媽繪畫班、接著入選某野花徵文活動而起家。但她以極細紅豆筆描繪的自然風水彩畫,竟比很多科班出身者還要專業、動人。林麗琪也沒有受過採訪寫作訓練纖體療程,但她的生活紀實文章看似平鋪直敘,卻常有點睛一筆。例如她的新作《媽媽的廚房菜》會寫,「蔬菜有的對味,有的產生調皮的氣息」、「第一次做油飯,打開電子鍋彷彿翻開命運的牌子。」這些都不是記者或散文比賽冠軍的常用語,但素樸得可愛。以下優先摘錄應景的、關於過年的篇章成立公司

大掃除 接近過年,家家戶戶忙碌的進行大掃除,各種繽紛花色的床褥被單如國旗似的隨風飄揚,好像沒趕上這場陽光與寢飾舞動的嘉年華,即對不起最近特別盡職的太陽公公。經過溫暖烘焙的被子,讓我歡喜的收起陽光的熱度,包裹起充滿幸福的溫度。媽媽也趁著好陽光,忙著做臘肉和灌香腸,準備迎接新年的熱鬧時分開香港公司

持久的快樂是什麼?

我從來不是學霸,也沒有什麼家庭背景,可以擁有今天相對滿意的生活,從物質到精神,拜寫作所賜。

因為寫作,我14歲出版小說,爾後獲得新概念作文大賽,進入北師大,這一切不值得炫耀,優秀的人太多。但我想說,所有教育的結果,都是父母潛移默化引導的結果,從來沒有什麼天降天賦海外移民

媽媽很早把我帶到少年宮,自由嘗試了鋼琴、書法、畫畫等那個小城擁有的所有興趣課門類。在我確定學習寫作後,我媽媽創造一切條件讓我去北上廣打比賽,她說就當旅遊公司轉讓

那些年的旅途奔波,她問過我很多問題——“你有沒有去想,跟第一名差在哪里?”“你更喜歡哪個城市?”“咱還有點時間,要不要去這個城市書店轉轉?”

唯獨沒問過我,“你快樂嗎?”

我至今仍然記得一幫10歲的孩子,老師拿著碼錶說開始就奮筆疾書,教室裏只剩下細微的刷刷聲;以及,每天一百條的填字遊戲:一個張揚的女人,她的耳環在耳朵上(晃著)or(墜著)or(飄著),三個詞語代表三個完全不同的狀態,要求精准;還有,日復一日背誦名著的任務收雙下巴

寫作不是靠靈感和天賦,沒有任何一種成就光靠靈感和天賦。鋼琴要練習指法,舞蹈家要練習基本功,歌唱家要鍛煉發音步驟。每一種學習,都是苦的。

英國插畫大師赴港,繪製巨龍塗鴉

香港店設計上大致與新加坡店類似,可以見到廚師揮灑創作身影的開放式廚房、掛滿各式火腿的單人用餐吧台、溫暖的木製桌子和皮製環繞義式沙發等,但奧利佛動用老朋友英國插畫大師Barnaby Purdy 專程飛來,為香港店牆面繪製一大幅充滿東方風味的塗鴉,一頭盤繞群山的巨龍上還有「島上明珠」的字樣,就成為香港Jamie’s Italian與眾不同的特色。到此也不妨到洗手間晃晃,除了插畫創作,印 有「Jamie Oliver」浮雕字樣和復古沖水把手的馬桶,也如奧利佛本人一樣玩味十足言語治療

若不想排隊久候,奧利佛的廚迷到香港來仍可以到它一樓的開放店鋪瞧瞧,除了所有他出版過的食譜,也有其自家生產的油醋、紀念杯盤、保溫杯和木製切板等等,更有新加坡也買不到的餐巾全瓷貼片 價錢

這兩年香港的歐式餐廳可謂風起雲湧,一家比一家更具話題。緊接著Jamie’s Italian之後,九月還有「地獄廚神」之譽、同為英國名廚的高登.蘭西(Gordon Ramsay)將在中環與尖沙嘴開設兩間餐廳 ,勢必引起另一風潮。一個輕鬆隨興,一個龜毛火爆,屆時兩大神級英廚明星的香江之戰,就等饕客們親身評比做無情淘汰或持續熱情追捧眼部下垂

Long time no see.

Coffee shop on the corner
Milk essence with sugar precipitation
Looking up at the sky outside the window
Through the hollow curtains
I miss you so much
We haven’t see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
Lost in memory
Those lively pictures
No one’s sitting opposite
No one thinks coffee is too sweet
We haven’t see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
A dark room with lights off
Only the phone’s interface is on
Counting the time to go back
Waiting to see you again
We haven’t see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

偉大的渺小

林俊傑有一首歌叫做《偉大的渺小》,歌中有一句“宇宙一絲一毫,偉大並非湊巧”。偉大並非生來就是如此的,偉大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它是由許許多多的渺小組成的。因為渺小,所以偉大收緊眼袋

有無數人嚮往拿破崙馳騁疆場的偉大,也有無數人嚮往愛因斯坦推動科學進展的偉大,更有無數人嚮往孔子教育天下人的偉大。然而,這些偉大都是難以複製的,需要契機,也需要個人的特質。有很多人因此認為偉大對自己而言遙不可及。他們平凡地過一生,從來沒有考慮過真正地追求偉大,因為他們自認為配不上這兩個字。他們從沒有想過,很多時候,偉大近在咫尺,就存在於他們伸手就可以做到的一些小事之中共享辦公尖沙咀

很多偉大並非是一蹴而就的,來自於一絲一毫的積累。賣油條的王長義十多年來堅持不用複炸隔夜油,他換油的頻繁時常遭到同行的笑話,但他依然冒著虧本的風險堅持了下來,甚至經常將賣油條的部分收入捐出做慈善,令人感動,他也因此被稱為“最美油條哥”。王長義所做的事情確實只是小事,但他日複一日地做這樣的小事,盡自己所能為社會做貢獻,甚至損害的是自己經營的利益。那麼,他做的事情,儘管渺小,也確實稱得上偉大。

其實,不懂得用偉大的方式去做一些小事,不願意讓自己的偉大從渺小開始的人,往往也做不成大事。使福特公司飛黃騰達的福特在大學畢業後,去一家公司應聘。和他競爭的幾個人學歷都比他高,但唯獨福特在進入辦公室時順手將地上的廢紙撿起來丟掉。最終,董事長認為福特注重小事,因此有做大事的潛力,錄用了他,而事實也證明了他的判斷。忽視小事,只想做大事的人,往往就會輸在小事上,輸在他們忽視的事情上。他們想要造就的偉大,其實是空中樓閣,難以造就通沙井

渺小的人也可以作偉大的事情。在2012年的5月8日這一天,張麗莉老師為了救一名學生自己在車禍中身受重傷,致使雙腿截肢,而後來這件感人事件也廣為人們所知。後來人們在採訪張麗莉老師的時候,為她“你後悔嗎?”她回答“不後悔,這樣

你的内心,决定你的生活质量

住在乡下的时候,我早餐总会喝一杯咖啡,吃一个酪梨。

喝咖啡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,在未喝咖啡之前,我是不开口说话的,等我的肠胃受到咖啡的滋润,我才会开口说第一句话。

乡下没有好咖啡,我从台北买了顶顶的蓝山咖啡,虽然价钱贵了些,因为用量不算太大,总是忍痛购买,套一句广告词:给我蓝山,其余不谈!

为了使咖啡不失味,我还带回来了一个高压萃取的咖啡机,并且不会因高温转动而失去原味的磨豆机。

吃酪梨则正好和咖啡相反,我本来不吃酪梨,但是在乡下写作,发现酪梨又营养又便宜,就把它升格,从水果变成主食。乡下的酪梨是鲜采的,比台北的好吃,,我总会请市场的欧巴桑帮我挑选,遵循成熟度,一次挑七八颗,每天成熟一颗,果皮由深绿转为咖啡色,就可以吃了。

欧巴桑从不失误,所以,每天清晨会有一颗刚刚熟透的酪梨等着我。

选择酪梨当早餐,也是因为简单方便,切成两两半,用汤匙挖着吃。

喝咖啡之前,我不说话;吃酪梨时,就和家人说说家常。

吃完的酪梨梨,会剩下一个巨大的酪梨子,有的大如拳头,我把两个一一地摆在窗边的白瓷盘上,,放一点水。

隔几天,酪梨子子开始抽芽,叶片翠绿,形态优美,一暝大一寸,很快地抽到一两尺高。好看极了。

不幸的是,抽到两尺左右,酪梨子的养分用尽,树苗就枯干了。

剩下最矮矮小的的那一棵,奄奄一息,,我把煮过的的咖啡渣倒在种子上。

过了几天,神奇的事发生了,绿色的树叶竟然活转了,不但活转,还从叶脉上开始转变成咖啡的颜色,咖啡色。

这使我感到欣慰,喝咖啡救活了酪梨树,可见咖啡是好东西,我还可以突破一般的观念,每天早上喝剩的咖啡倒在盘中,满满的一盘咖啡渣。多喝两杯。

早晨,我还是吃酪梨,酪梨子就在随手种在围墙外三哥的干草里,果然,种子需要土地,那些酪梨都长得刚健翠绿,一个暑假就与围墙等高。

暑假结束了,我要返回台北,就把咖啡色的酪梨移植到长了许多酪梨树的三哥的田地,万里都看不到奇特,不可思议。